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财富时报的博客

与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同步共享世界报道和金融分析

 
 
 

日志

 
 

走下神坛的格林斯潘  

2008-10-17 16:04:53|  分类: 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来,格林斯潘任由市场力量无拘无束地自由运行。如今,美国正面临这场雄心勃勃的试验导致的残酷后果。

    创造衍生品是为了减少——或者用华尔街的行话,“对冲”——投资损失。例如,有些合约保护债务持有人免受抵押贷款证劵造成的损失。它们的价值“源自”(derive)与其相关的资产:股票、债券以及大宗商品,衍生品(derivative)这一名称就来源于此。许多人都拥有同一种衍生品,即住房保单。

走下神坛的格林斯潘 - 2008cft - 财富时报的博客   

    在一个更具规模的市场上,金融衍生品可以使金融服务机构和公司承担它们在其他情况下或许会回避的风险,这类风险的复杂性往往更高——例如,发放更多的抵押贷款或者公司债券。而且这些合约还可以交易,这就进一步限制了风险,但是一旦问题出现,遭受损失的当事人人数就会增加。

    上世纪90年代,有些人声称,衍生品市场已变得如此庞大,犹如迷宫一般盘根错节,让人难以理解。为了金融系统的整体安全,他们要求联邦政府介入,加强衍生品监管。无论是会见政府官员、出席国会听证会,还是在听众云集的场合发表演讲,格林斯潘一直坚决反对限制衍生品交易。他希望这一问题由华尔街自行解决。

    自房市开始崩溃以来,对格林斯潘功过的评述一直不绝于耳。信奉不同意识形态的经济学家齐声批评他用廉价贷款助推美国房市持续高涨的决定,认为房市泡沫的形成正是拜格林斯潘低利率政策所赐。他们认为格林斯潘本该提高利率,遏制房价的过快增长。还有人批评他没有惩戒那些肆意贷款的机构。

    然而不管历史最终对他的这些决定作何评判,格林斯潘的是非功过或许最终取决于一种深植于金融系统的现象(对这种现象,很少有人详加审视):一度蔚为壮观、如今却遭受灭顶之灾的衍生品交易市场。

 

信任市场

    一些分析人士声称,仅仅由于危机蔓延面如此之广就谴责格林斯潘是不公正的。“认为格林斯潘本可以将结果完全改变的想法是极其幼稚的。” 斯坦福(Stanford)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罗伯特·霍尔(Robert E. Hall)说。

    针对记者的问题,格林斯潘的女发言人提及到他在回忆录《动荡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中的表述。格林斯潘在这本书中阐明了自己的信念。

    “ 对过去10年间出现的一些新型的衍生品工具,以及其他一些极富创造性的金融合约强加限制似乎并无必要。”格林斯潘写道,“最糟糕的业已失败;投资者再也不会为其出资,将来也不可能这么做。”

    在乔治敦大学的演讲中,他并没有谈及监管的话题。他认为华尔街的品行不端是这场金融动荡产生的原因。

    “ 在这样一个以信任为根基的市场体系中,声誉有着巨大的经济价值。”格林斯潘说,“ 然而,最近这些年来,我们如此地不珍惜自己的名誉,这令我深感不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长期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一直是美国最有权力的经济政策制定者。他虔诚地信奉至高无上、创造财富的市场力量。

    格林斯潘声称自己是一位自由意志论者。他说,在自己的成长历程中,小说家艾恩·兰德(Ayn Rand)的作品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兰德认为,与个人开明的私利相比较,集体权力是一种邪恶的力量。因而,格林斯潘坚信,金融市场参与者的行为是靠得住的。

    如果你仔细审视一下格林斯潘20多年的金融监管(尤其是金融衍生品)记录,你会发现,他的确将美国经济的健康寄托于这一信念之上。

    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和随后的几年中,衍生品市场逐渐形成规模。在此期间,不断有批评人士谴责衍生品市场缺乏规则。他们要求制定规则,迫使交易机构披露各自的财务状况,并拨出专项资金作为风险准备金。

    然而,深受公众爱戴的格林斯潘——他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甲骨文”(Oracle)——却一再声称,市场自身能够应对各种风险。

   “即使最低限度的监管建议也基本上被格林斯潘和财政部否决掉了。” 曾任美联储副主席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艾伦·布兰德回忆说,“我认为,他一直以来都是金融衍生品坚定不移的支持者。”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前任主席阿瑟·利维特(Arthur Levitt Jr.)说,格林斯潘之所以一再反对监管衍生品市场是因为他对政府的厌恶之心根深蒂固。

    利维特说,长久以来,格林斯潘的权威性以及他对全球金融体系深刻的理解力令国会那些不具备复杂金融知识的议员们对他言听计从。

    “我总是感到,位高权重的国会议员不愿意表露出自己的无知,事实上,对于格林斯潘陈述的某些金融概念,他们根本不理解。” 利维特说,“从来没有人发出过疑问,‘艾伦,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巨大的漏洞和缺陷

    虽然如此,在如此长的一段时间里,还是有人提出过质疑。在1992年,众议院电信与金融小组委员会召集人、马萨诸塞州民主党议员爱德华·马尔基(Edward J. Markey)曾就衍生品交易的风险问题向当时的国会总会计署(the 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提出质询。

     两年后,总会计署发布了它的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在衍生品的监管工作中存在着“巨大的漏洞和缺陷”。

    “如果美国任何一家大型衍生品交易商的交易突然失败,或者意外地从市场撤离,都可能引发市场的流动性问题,也可能使包括联邦政府充当保险人的银行在内的其他交易方遭受损失,甚至会危及整个金融系统的安全。”1994年,在国会听证会上,美国前总审计长查尔斯·鲍舍尔(Charles A. Bowsher)这样说道,“在某些情况下,联邦政府将不得不出面干预,实施紧急援助计划,而所需资金最终将由纳税人买单。”

    在听证会上,格林斯潘试图消除议员们的疑虑。他说:“金融市场的风险,包括衍生品市场在内,随时随地在接受私人交易者的监管。”

    “就本质而论,与市场调节机制相比,联邦政府的监管体系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

    格林斯潘警告说,衍生品可能会增大危机的严重性,因为这些合约已经将表面上看似独立的机构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衍生品无与伦比的效率也意味着,危机一旦爆发,就会像瘟疫一般,极其迅猛地在金融体系内四处蔓延。”他说。

    但是他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补充说:“风险是生活的一部分。”

同年晚些时候,马尔基议员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加强衍生品监管的议案,但是该议案却遭到国会的否决。

 

抵抗警告

    1997年,负责期权与期货交易管理的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以下简称CFTC)开始研究衍生品市场的监管政策。在此期间,CFTC广泛征询特定衍生品的监管建议。当时该委员会的主席是一位叫布鲁克斯利·伯恩(Brooksley E. Born)的律师。

    令人费解的衍生品交易几乎不受任何限制,伯恩女士对这种现象深感忧虑。在国会听证会上,她说:“这种交易不仅对受管制的市场构成威胁,事实上,它还危及美国整体经济的安全,而联邦政府各个机构对这一市场竟然一无所知。”她建议加强交易信息披露机制、建立专项风险准备金。

    伯恩的观点遭到格林斯潘和时任财政部部长罗伯特·鲁宾(Robert E. Rubin)的强烈反对。财政部的律师们断言,仅仅探讨一下新规则都会威胁衍生品市场。格林斯潘警告说,制定太多的规则会摧毁华尔街,促使交易员将业务转移至海外。

    格林斯潘对布鲁克斯利说,她实际上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的所作所为会引发一场金融危机。” CFTC的高级主管迈克尔·格林伯格(Michael Greenberger)说,“布鲁克斯利并没有和这些人打过网球,她也没有和他们共进午餐的经历。这让人感到,这个女人并不属于华尔街。”

    如今在华尔街巨头花旗集团担任高级主管的鲁宾表示,他赞成监管衍生品——特别是增加潜在损失储备金——但是,在他担任财长期间,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来自各方的力量一致反对这一提议。”他说,“金融界当然不愿增加对自己的监管。同时,公众舆论的力量也无法调动。”

    格林伯格断言,如果鲁宾当时支持监管的话,政治氛围必然是另外一种局面。

    格林伯格还披露了这样一件往事:1998年年初,鲁宾的副手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曾给伯恩打过一次电话。在交谈中,萨默斯严厉批评她加强衍生品监管的提议,他说,这将引发一场金融危机。萨默斯表示,他不记得有过这次对话,但是他赞成格林斯潘和鲁宾的观点,即伯恩的这份建议“问题重重 ” 。

    格林伯格和利维特说,1998年4月21日,联邦政府负责金融监管的高级官员曾在财政部用木板装饰的会议室中召开过一次会议,集中讨论伯恩的提议。在这次会议上,鲁宾和格林斯潘恳请她重新考虑一下这项提议。

 

“你将永载史册”

    但是,伯恩不为所动,继续推行她的计划。1998年6月5日,格林斯潘、鲁宾和利维特请求国会阻止伯恩的行动,直至更多的高级监管官员提出他们自己的建议。利维特说,他现在非常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在这件事情上,格林斯潘和鲁宾已达成“攻守同盟”。他说,“他们两人竭力反对这项提议,并说服我相信,这样做会导致市场动荡。”

    不久,伯恩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强有力的例证。1998年秋天,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已危在旦夕,正是由于重仓投资金融衍生品将其拖垮。为了避免该公司破产殃及其他机构,有十几家银行自行筹集了36亿美元对其展开救援。

    尽管发生了这一事件,国会依然将CFTC的监管权限冻结了长达6月之久。次年,伯恩女士便离职而去。

在1999年11月,几位高级监管官员(包括格林斯潘和鲁宾在内)联名建议国会永久性剥夺CFTC的衍生品监管权。

    国会议员称,格林斯潘利用他的威望,确保国会通过了这项提议。“我们对格老非常尊敬。”爱荷华州共和党议员吉姆·里奇(Jim Leach)说。他当时担任众议院银行和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Banking and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主席。“对这种领域的事务进行判断需要专业技能,而这种技能国会议员并不具备。”

    此时的美国股市屡创新高,市场情绪空前高涨。在这样的背景下,占主导地位的观点是,经济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格林斯潘在美联储坚定的领导。

    “作为美联储历史上最伟大的主席,你将永载史册。”1999年2月,当格林斯潘出席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时,该委员会主席、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菲尔·格拉姆(Phil Gramm)如是说。

    格林斯潘的资历和信心又进一步增强了他的名誉。他说服国会废除大萧条时期的若干法律。这些旨在减少金融体系整体风险的法律规定,商业银行业务和投行业务必须分业经营。

    “他讲话的方式会使你相信,一直以来,他对金融市场了如指掌。”爱荷华州民主党参议员汤姆·哈金(Tom Harkin)说,“他说话的口气会达到这样一种效果:不管是什么议题,没有人想质询他,好像他无所不知。他是‘甲骨文’, 想对他提出质疑?你何德何能!”

     2000年,哈金问,如果国会削弱CFTC的权力,将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削弱了它的监管职能之后,一旦有意外之事发生,谁来处理?”在一次听证会上,他问格林斯潘。

    格林斯潘说,华尔街是可以信任的。“这牵扯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你究竟希望拥有怎样的经济体制。”他说,“如果我们实施大量的监管政策,我可以保证,什么都不会出错的,但是什么又都不对。”他说。

     同年晚些时候,在针对兼并浪潮举行的国会听证会上,他声称,华尔街已经驯服了风险。

    “财富的集中度越来越高,如果这些大机构中的任意一家破产,美国和全球经济将遭受严重冲击,难道你对此不感到忧虑?” 佛蒙特州无党派众议员伯纳德·桑德斯(Bernard Sanders)问格林斯潘。

    “不,我不担心。”格林斯潘回答说,“我认为,要将各大机构财富的普遍增加置于更大的背景之下观察。如今,市场的底层结构已经改变,许多风险已经被极富戏剧性地——应该说完全对冲掉了。”

     众议院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了这份免除CFTC衍生品监管权的议案。格拉姆参议员将该议案置放于即将通过的拨款法案之中,作为这份长达11000页议案的一项附加条款。最终,该议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克林顿总统签署了这份议案,使之成为法律。

 

坚持己见

    但是,许多精明的投资者,包括股神巴菲特在内,继续就衍生品的风险问题向市场发出警告。巴菲特每年都会致信旗下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各位股东。在2003年的信中,他写道:

    “大量的风险,特别是信贷风险,已集中在一小撮衍生品交易商手中,其中任何一家出现的麻烦都会迅即地传染给其余几家。”

    然而,一切一如往昔。

    当格林斯潘开始听说房市出现泡沫的时候,他并不愿考虑其中蕴藏的威胁。他在2004年发表的一份演讲中说,华尔街在利用金融衍生品与其他机构“摊薄”风险。

    不久,这些“抱团取暖”的风险就变异为金融市场的“病毒”。随着房市危机不断升级,抵押贷款已变成不良资产,事实上,金融衍生品放大了危机的波及面。

    这场金融风暴之所以能迅速地吞噬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令保险业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陷入险境,正是因为这些公司和它们客户的命运已经被金融衍生品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最近几个月来,随着金融危机不断升级,格林斯潘逐渐淡出公众视线。

    当他的回忆录在2007年中期出版发行时,灾难已经开始显露。他的巡回售书活动突然演变成一场针对他任职期间实施政策的全民讨论会。在为今年出版的平装本写的一篇后记中,格林斯潘反驳了对他的种种批评意见。

    “风险管理不可能尽善尽美。” 这场危机是华尔街那帮恶棍造成的,他写道。而他曾一度对这些银行家出于私利的投机行为寄予厚望。

    “他们是一帮赌徒,认为自己可以持续不断地冒险,而且还可以在灾难来临之前全身而退。”他写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错了。”

    联邦政府并没有对此进行过干预,但是格林斯潘并不遗憾。“即使政府和中央银行也无法改变泡沫生成之路。”他写道。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