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财富时报的博客

与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同步共享世界报道和金融分析

 
 
 

日志

 
 

克林顿的政治遗产  

2009-06-08 16:3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林顿的政治遗产 - 2008cft - 财富时报的博客

       美国新一届民主党政府组阁,而他的妻子则位居内阁之首,这为美国第42任总统的丰富人生揭开了新的篇章。不再漂洋海外,也不再是政坛的核心人物,比尔·克林顿努力确定自己的角色,希望在奥巴马时代寻找到恰当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他参加一些活动来满足奥巴马周围的那些提倡“善治政府”(good-government)的人,但是,他依旧周游世界,推行他最心仪的博爱活动,到处发表演说获得几十万美元的出场费,与各国政要聚餐,再一次以他特有的方式为美国说话。几周前,他同意出任联合国驻海地特使。
       与此同时,他尽最大努力去尊重新一届政府。他也偶尔会向国家安全顾问吉姆·琼斯发送一些备忘录。他差不多每周都会跟副总统乔·拜登交谈一次,不过,跟一些现在在奥巴马政府白宫内任职的自己以前的一些助手,如拉姆·伊曼纽尔、拉里·萨默斯、卡罗尔·布朗内等,进行交谈的频率就没有那么高了。自从奥巴马就职典礼以后,他仅与奥巴马交谈过一次,而且已经记不得谈论的内容了。“我尽量不去干扰他们,”他告诉我,“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充实。如果我有什么想法,而且我认为对他们有帮助,我会告诉他们的。”
       没有人将这位前任总统与他的现任内阁高官的妻子所扮演的角色联系起来,而且界限是模糊不清的。自从希拉里出任国务卿的任命宣布以后,丈夫办公室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因为各国的大使都希望通过他来安排与希拉里进行会晤。现在,他会见的外国领导人都会探问妻子的情况,他们希望通过他来转达信息。但是,迄今为止,奥巴马并没有让克林顿为新政府处理任何重要事务。除非奥巴马陷入困境。

未完成的事业

       一直以来,性格的双重性——快乐的乐观主义V.S.盛怒之下的牢骚满腹——在克林顿的内心发生着激烈的斗争。克林顿能够取得政治上的成功,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一种性格占据了上风;在他屈从于后一种性格时,失意往往会不期而至。这双重性格都反映了真实的克林顿。时隔他最后一次参加竞选12年后,他发现,当他隐身在大放光彩的妻子背后时,自己很难控制内心的怨恨。在他看来,新闻媒体和政界以不同的标准看待她,而实际上,这是在吹捧奥巴马。在他说“她”时,在内心深处,他也是在指“他自己”。
       2004年克林顿接受了心脏四重搭桥手术,术后肺部出现了一系列罕见的并发症,6个月后,不得不再次接受手术治疗。大多数人(包括他自己)认为,术后的克林顿与术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一位教授提到,这位伟大人物的休息时间经常比普通人短,每夜的睡眠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克林顿一直这样作息。但是心脏和肺部手术耗尽了他神奇的精力。
       与克林顿相熟的人们都说,他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自己对奥巴马的愤恨,但是也不会怨恨特德·肯尼迪(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亲弟弟,美国任职时间第二长的参议员,民主党内标志性人物,奥巴马的坚定支持者)和他的侄女卡洛琳·肯尼迪。在克林顿看来,他们说,这些年来,他给肯尼迪一家帮了不少忙,他感觉他们差不多已经成为一家人了。他不会原谅新墨西哥州州长比尔·理查森,因为尽管克林顿任命他担任内阁中的两个职位,他却支持奥巴马。
       在克林顿卸任总统之初,他也曾感到茫然。但是,随后这位前总统创建基金会来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在沙特王子、印度大亨、好莱坞权势人物和澳大利亚、挪威等国政府的资助下,克林顿组建了一支拥有1400名职业雇员和众多志愿者的队伍。这些人分散到40多个国家开展工作,抵抗疾病、贫穷和环境变化。这一基金会创造了许多新的方法来解决老问题,由此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基金会没有单纯地直接投入大量资金去解决问题,而是通过市场来寻求解决方法,将商业、政府和各种非营利机构集合起来。
       基金会开展的工作卓有成效,在应对H.I.V.病毒和艾滋病方面尤为如此。通过与制药企业谈判,签订大量订购合同,基金会将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费用降低了接近一半;遍及全球的各国政府通过克林顿合同购买药物,提供给大约200万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
       许多朋友认为,克林顿正在积极利用卸任总统后的时间来弥补自己在出任总统期间无法完成的事业。“他有很多希望能够完成却没有完成的事务。”克林顿公共服务学会的斯基普·卢瑟福说。摇滚歌星、激进主义人士波诺说,他相信克林顿尤其为自己出任总统时没有能够为抗击国外的艾滋病做出贡献而感到遗憾。“在国内,他开展了很多关于防治艾滋病的工作,但是我想,他很失望自己没有能够比较及时地去应对艾滋病在全球的蔓延势头。”波诺告诉我。自从卸任以后,他说,“克林顿不仅快马加鞭,而且进入了抗击这种传染病的第一线。”

       克林顿对这一说法表示认可。“其中的很多事情,可以说是我未完成的事业,”他告诉我,“主要有气候变化方面的事情,另外,在一定意义上讲,还有艾滋病。但是,对于防治艾滋病,我还是能够发挥很大作用的。”在环境变化方面,他争辩说,任职总统期间,他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他推动东京协定的签署,遏制温室气体的增加,但是却没有能够将协定递交参议院,因为在那里肯定无法得到批准。“没有人真正在意气候变化问题,”他说,“所以,好多次,你不得不耐心等待合适时机的到来。”在谈到艾滋病时,他补充说:“我感觉,无论是我,还是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人,所做的努力都还是不够的。在任职总统期间,我将防止艾滋病的基金增加了3倍,我们提供的基金占全球总量的25%,但是这个数量是远远不够的。”

从克林顿到奥巴马

       对于克林顿的遗产来说,奥巴马的上台又意味着什么呢?是对克林顿任期内的政策的确认,还是批判?奥巴马会在克林顿打下的基础上继续前进,还是摧毁这个基础?奥巴马能否成为民主党人期待克林顿成为的那种总统?克林顿曾制订许多有雄心壮志的计划,但是都因为出现众多的变化而中断,奥巴马是否也注定要重新学习这些教训呢?
       在奥巴马看来,克林顿不过是一个历史上的过渡角色,他终究会取而代之。“罗纳德·里根改变了美国的发展方向,但理查德·尼克松没有做到,比尔·克林顿同样也没有做到。”奥巴马当时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当然,奥巴马曾与克林顿的妻子展开角逐。取得竞选胜利之后,奥巴马发现,他越来越喜欢克林顿政府,尤其是他的政府人员。截至2009年4月份,奥巴马任命的且经过参议院批准的政府人员中,有42%都是克林顿的老部下。
       看起来,许多重返政坛的人都把奥巴马政府看作是克林顿政府的翻版,可以有机会修正20世纪90年代出现问题的地方。在被问及在奥巴马手下工作感觉如何时,他们自然少不了要拿克林顿进行比较。赞扬现在的老板也许已经成为一种自然趋势,但是他们对奥巴马的赞扬却是通过明显的对比展现出来的。回忆起克林顿在作出决定之前的痛苦难忍,他们都会转动眼珠,为奥巴马的纪律严明感到叹服。回忆起克林顿关起门来批评工作人员时“气得脸色发紫”,他们钦佩奥巴马的沉着镇静。“奥巴马尊重过程,”谈到这两个人时,一位助手说,“而克林顿总是自个儿在那里做数学题。
       拉姆·伊曼纽尔曾经是克林顿政府的高级顾问,现在也是奥巴马政府的主要成员之一。与他上一次任职时的白宫相比,他最近把当前的白宫描述成一次更具有凝聚力的手术。“与克林顿政府时的白宫相比,现在的白宫不存在新民主党人与传统民主党人之间的隔阂,”他在CNBC电视台的访谈中这样说,“那一届政府中支持总统和支持副总统的人员之间存在着严重分歧,而现在的白宫里没有这些分歧。”伊曼纽尔高度赞赏“美国总统在谈到设想时所使用的口吻和声调。”第二天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他暗示奥巴马将会位列美国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中,将他与富兰克林·罗斯福、肯尼迪和里根等“功勋卓著的大刀阔斧实施改革的总统们”相提并论。伊曼纽尔没有提到克林顿。
       在伊曼纽尔谈到历史的时候,许多民主党人批评克林顿有些过于重视战术了,希望奥巴马能够在他的前任没有取得多大进展的医疗保险改革和遏制气候变化方面取得巨大的成就。“那么,为什么没有取得很大的进展呢?”沃斯问道,当我在气候变化论坛之后追根问底时,他重复着自己的问题。“那是需要引起关注的首要问题。但是,他们并没有把它放到政治日程中的重要位置上。我认为,在政治上,他们有些害怕这个问题。”克林顿没有获得这方面的选票,这是很正常的,沃斯说。“但是,他们没有尽力去获得选票,”他说,“在我们审议京都议定书时,他们并没有在解决问题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我指的是白宫。在国务院,我们都很茫然,没有去做出努力。所以,在那些年里,我们没有取得这方面的进展。”
       但是,如果自由主义者把奥巴马看作大胆的克林顿,许多温和派和保守派人士都会担心奥巴马正在翻转前任的方向。克林顿曾谋求改组涣散的政党,采用中间派议员的路线。除了在30年里首次实现了预算平衡和大规模改革社会福利制度以外,他还通过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发动了对萨达姆·侯赛因和米洛舍维奇的军事打击。现在,他曾宣称的“大国时代”又一次出现了,因为奥巴马试图通过将赤字开支增加到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和让政府更加深入到私人领域来刺激经济发展。身为美国总统过渡事务主管的波德斯塔认为奥巴马在任期内很可能更有作为,但这是因为克林顿已经为他的执政铺平了道路。“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把克林顿执政的理念坚持贯彻下去,并发扬光大。”波德斯塔同时指出。现在这个国家,相比从前,确实有更多的机会实现转型。如果奥巴马真的能够带领美国完成这样的改变(对此我有非常充足的信心),那么四五十年甚至60年之后,当人们回过头来看这段日子时,依然能明白国家的转型是在克林顿任职其间就已经埋下伏笔的。但克林顿执政的时代毕竟是处在保守时期的低谷,而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也许将会发展到极致先进、发达,而奥巴马正好又是处在这股前进浪尖上的总统。同样的话题在我对克林顿的采访过程中也被提及了好几次,很明显他需要在各个时期所扮演的不同历史角色中切换、比较。”我认为现在可以说一场我们打了40年的硬仗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你可以认为交战双方一边是以里根和撒切尔为代表,而另一边是我和布莱尔。在他看来,一个属于民主党的新时代已经到来,随着队伍的壮大,越来越多的设想有机会被实现,就像西奥多·罗斯福所信奉的激进派治国方针直到他侄子当上总统的时候才有机会被实践一样。“我看到很多我当总统时试图促成的计划和方案——其中大部分都被退了回来,以失败告终。”他说,而事到如今终于拨云见日,计划可以最终实现了。

克林顿式责任感

       这对工作繁忙、聚少离多的夫妻只有在双方日程表都允许的情况下,生活才能出现交集。“我尽量每个星期至少回家过一个晚上,”克林顿说,“而她每周五晚上回家,周六待一天,直到周日才走。”回到人位于纽约查巴克市的家,这对“明星”选择远离一切社交活动。克林顿告诉我们:“一般她来这儿的时候就只想休息。”虽然他们经常会通电话,但有时候还是会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希拉里曾说过她是看到新闻之后才知道比尔·克林顿参加了帝国大厦的节能工程启动仪式。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在飞机上度过,希拉里的由空军一号提供,而比尔的则都来自某个有钱的朋友。他在南美洲之行时所乘坐的豪华md87喷气式飞机是由富豪弗兰克·吉乌斯特拉提供的。除了卧室和淋浴间之外,这架私人飞机上还配备了镀金的盥洗设施,纯皮的摇椅,平板液晶电视,绣着“吉乌斯特拉航空”的字样的毛毯,甚至连机舱内的墙壁上都装饰着名画原作。这次陪同克林顿出行的有给其做了14年私人助理,现年36岁的道格·邦德。后者表示他每天和克林顿在一起的时间比跟任何其他人都多。今天,克林顿仍然像个科学书呆子,他甚至会因为与自己图书馆比邻而建的基金会所采用的水循环再利用系统效率更高而伤怀。他始终是个对自己要求相当苛刻的人。他在麦德林举行的美洲开发银行会议上做过报告之后, 就曾四次向与会者确认,以保证他这次报告的正确性。
       曾担任克林顿基金会外交政策顾问的埃里克·诺纳克斯认为他这样的行为是来自“一种不知疲惫的,以天下事为己任的责任感”。但不管怎样,现在主要负责“克林顿吉乌斯特拉可持续发展计划”的埃里克表示:“他还是以前那个交友广阔,而且会一直保持联络的人;他还是那个喜欢做填字游戏,需要的时候会和周围每一个人玩的人。” 也许他内心有一部分一直在偷偷觊觎奥巴马的工作,但他绝不会表露出来。“我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克林顿说,“我喜欢当总统,不过幸亏我们的宪法限定了任期,不然我可能会一直干到死的那一天。但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有这样的宪法限制。所以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不得不去从新开创另外一个生活。我做到了,我也很享受现在的新生活。”
       某夜,就在他准备搭机离开麦德林之前,克林顿与在停留期间保卫其安全的地方官员在跑道上热情地合影——这似乎已经成为他短暂停留后所习惯的告别仪式。虽然他面露疲惫,意兴阑珊,但他并没准备抱怨。最后,当他已经登上扶梯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发现了另外几位似乎先前照相时没有遇到的官员。他关切地问:“你们刚才一起合影了吗?”随后立即对一名助手说道:“他们几个没有合影。”说着他欣然地转身走下楼梯,又一次开始合影留念。

  评论这张
 
阅读(30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